新華網
“活態古城”,泉州探索了什么-新華網
首頁 政情 輿情 產經 金融 房產 健康 臺灣 旅游 物聯網 訪談 福建名片 微公益 創業 無人機 VR
頭條視點原創政情輿情視頻

“活態古城”,泉州探索了什么

2019-04-07 11:52:29 來源: 新華每日電訊

  “漲海聲中萬國商”。宋元時期,繁榮的對外貿易使面朝大海的泉州成為世界級大都市,馬可·波羅和伊本·白圖泰都在游記中驚嘆“刺桐城”的繁忙與富庶。千年以來,泉州古城雖經歷劫波,仍大體完整。保護好古城,既是今人的幸運,也是要答好的課題。

  “古城保護一般有三種模式:1.0版是拆了重建;2.0版是留下房子、遷走原來的居民;3.0版是‘活態保護’,要做到‘留人、留形、留神韻,見人、見物、見生活’。”福建泉州市委書記康濤說。

  當然,活態古城的實現最難,目前國內尚無多少成功經驗。康濤說,泉州古城仍存于6.41平方公里范圍內,人們生活、工作其中,這使泉州有條件原真性地保護古城,同時探索市民生活方式、文化風俗的活態傳承。

  “金魚”示范

  “活態古城”,泉州怎么做?答案或許藏在一條200多米的小巷里。這就是與泉州府文廟為鄰的金魚巷——宋代福建轉運使謝仲規官至三品,得佩金魚袋,歸鄉后在此建宅,小巷因此得名。去年金魚巷改造完成,“十一”期間涌入大量游客,成了泉州古城的網紅小巷。

  踏著石板路,漫步巷中,端詳紅磚古厝上的燕尾脊。走進位于老宅的精品咖啡店,一位文雅的女士正手工沖泡咖啡,熱心指導來客品賞一款埃塞俄比亞咖啡豆。“潤物無聲”展陳空間里,青年們擺出以鯉魚滴水獸等古城元素為靈感的文創產品。到“海絲金鳳”來一碗本地元宵圓之后,不妨再到隔壁老字號吃片泉州菜頭酸爽口。夜幕降臨,巷口南音閣的演出開場,散坐在聽戲的本地居民中間,賞千年古樂,呷一口粗茶,遙想古城繁華過往……傳統與現代,東方與西方,歷史與當下,奇妙地在這里相遇了。

  金魚巷的這般美好體驗,并非自然產生,而是古城保護團隊用心用力的結果。改造之后,古巷修舊如舊,老居民仍在這里生活,茶米油鹽,家長里短,煙火氣和人情味依然;同時,政府將咖啡文化、南音演出、文創空間等引進來,時尚與歷史有機混搭,吸引游客慕名而來“打卡”。

  “植入新業態”,正是泉州活化古城的動作之一。泉州市古城保護發展工作協調組辦公室介紹,古城辦以收儲租賃、以修代租等方式整合私有房產資源,得以在金魚巷7間店鋪中,植入新業態:邀請國際級品鑒大師齊小蘭主理“德蘭·書”咖啡文化學院及培訓基地、咖啡館孵化基地,引領咖啡業態向中高端發展,培訓更多咖啡人才溫潤古城;開設“潤物無聲”青年創客文化空間,以“1+3”模式,即首月免費,后三個月低租金,供年輕人展示以古城為IP的文創產品;“古城南音閣”,則為非遺傳承人和愛好者提供了舞臺,每周四次公益演出,游人走在小巷就可以邂逅古老南音。

  康濤說,當初政府要改造金魚巷時,有很多反對的聲音,好在它只有200多米,就先做起來了,待完成之日,大家都叫好,“我們體會,什么事情先做個示范,大家就容易統一意見了。”

  金魚巷改造示范成功之后,中山路改造提上日程。這條南北向的路,是泉州古城地理上的中軸線,有建于上世紀20年代的連排式騎樓,2001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遺產保護優秀獎。經歷百年風雨,這些騎樓建筑如今內部破損、外部風化,急需原樣修復。

  但中山路如果全部改造的話,波及面廣,交通、樹木、房子等的處理都是難題。泉州市的辦法,還是做示范:選取中山路與文廟和金魚巷相接的一段,約270米,先修起來。泉州市古城辦主任李伯群說,城市的地上地下是一個生態系統,中山路示范段的改造和金魚巷一樣,先把電線、管道等入地,再鋪設路面,最后修復墻面。

  中山路改造現場,有個可移動的盒狀“神器”,內有吸音棉,工人們在盒子里面進行路面施工,盡量減少噪音、震動和粉塵對周圍居民和店鋪的影響。古城辦副主任黃團峰說,這是泉州市為實現施工“微擾動”而采取的數十項措施之一。

  幾個月后改造完成時,中山路這一段的歷史風貌將充分展現出來。業態的提升是下一個重點,康濤很有信心:“就業態改業態很難改,等風貌恢復和交通改善之后,人氣上來了,業態自然會提升。”政府部門表示,仍要想辦法收儲一些店面空間,用來保住老字號文化,及植入符合中山路定位的新業態,防止過度商業化。

  點亮家園

  六勝塔、江口碼頭、洛陽橋、開元寺、天后宮、清凈寺等十余處遺存,是泉州作為“海絲”大港和世界多元文化交匯點的見證,如今成為古泉州(刺桐)史跡申遺的力證。2017年3月,泉州被住建部列入第二批“城市雙修”(生態修復、城市修補)試點城市,古城區成為重點區域。

  “‘申遺’和‘雙修’為泉州古城復興帶來了歷史性機遇。”康濤說,“有了這兩面旗幟,現在一提古城改造,大家就沒有反對意見了。”

  開元寺所在的西街,周邊有不可勝數的名人宅第、華僑洋樓和閩南古厝,是泉州歷史文化積淀最厚的古街區。在這里,朱熹曾感嘆“此地古稱佛國,滿街都是圣人”。西街附近,雜貨店、花店、小吃店等各色商鋪林立,路上人流如織,年節和每月廿六“勤佛日”更是摩肩接踵。

  新近開張的西街游客服務中心就嵌在這一熱鬧地段。和別處所見大不同,這個游客中心更像個現代的展覽空間:“潤物無聲”旅游商品創作大賽獲獎作品和創客文化IP孵化項目產品在一樓琳瑯滿目,二樓是《Fun西街——“樂”觀古今,無處不“趣”》主題展,步上三樓天臺,令人喜出望外——這里有眺望東西塔美景的最佳視角。

  “除了名字以外,西街游客服務中心別的方面可能都不‘達標’。”李伯群笑言,“但游客很喜歡這個認識古城泉州的入口,上級領導看過之后也認為‘這樣做才對啊’!”

  西街因旅游業而商鋪林立,但其中仍有老布店這樣顯見是服務本地居民的鋪子。“我們是有意保留下來的。”李伯群說,街坊大媽習慣了來這里轉轉,聊聊誰家兒子要娶媳婦之類的家常。這樣的活態生活氣息和文化傳習,正是保護古城最要呵護的。

  西街傳統上是商業街,真正有歷史的是周邊那些南北向小巷,它們為傳承古城文化提供了更充分的展現空間。

  臺魁巷7-1號的金國皇族后裔粘氏故居可見一斑。2017年,政府部門與房主合作對老房子按營造法式修舊如舊,讓這座明代大厝重現光彩。從天井,抑或是廚房望出去,漂亮的燕尾脊上方都可見東塔,仿佛它在與望塔人不停對話。

  這是泉州西街“點亮家園”房屋修繕活動的一部分。2019年,泉州公開征集甄選歷史風貌建筑,請優秀團隊設計修繕方案,注入新的活力、功能、業態,探索傳統風貌建筑新與舊的共生共融。

  修繕后的粘氏故居,成為安頓《古厝映像——泉州傳統民居營造技藝展》的佳處。李伯群會特意引領參觀者去看古厝側面——石頭豎砌、紅磚橫疊組合在一起的墻壁,這是閩南人充分利用建筑邊角余料建筑民居的一種創造——“出磚入石”。“我認為,它是閩南人精神最好的體現——包容,節儉,勤奮,有匠心,有文化。”他說。

  如果說嚴循古法修繕的大厝更加“古早味”,那么脫胎于舊工廠的西街小西埕旅游休閑文化創意區則是“年輕態”:咖啡簡餐,文創小店,休閑廣場,拍照背景墻……花盆上的標語也洋溢著青春的幽默:“@東西塔,信不信,依然有人傻傻分不清”,“@泉州,噓,小心吵到沉睡的歷史”。

  “這樣的詞只有年輕人想得出來。”李伯群說,小西埕是古城給年輕人自由發揮的舞臺,不是命題作文,而是請他們自己出題,自己答,“這樣才有趣,才會吸引年輕一代的人來玩。”

  上世紀初,旅菲華僑宋文圃將巴洛克式建筑風格引入泉州,成就了二層洋樓“洲紫新筑”,如今它變身為“1915藝術空間”。項目主持者吳達新和古城辦想成就的,是發揮名人影響力,將當代藝術引入古城文化土壤。

  從泉州走向世界的當代藝術大師蔡國強,已多次在此舉行展覽和交流,他的焰火作品《天梯》手稿就掛在墻上。“我們把蔡國強、吳達新這些名人請回來創作。”李伯群不無得意,“在家鄉做的事情不能掉鏈子,他們都非常珍惜這個機會,哪怕自己貼錢、虧本都要做好。”

  良性互動

  2016年2月,泉州市古城辦成立時,李伯群感到心情沉重:古城里老人家很多,他們不愿去新城,就在這里慢慢謝幕;年輕人不愛住在這兒,不斷地搬離。“從人文角度看,古城一直有人在逝去,卻少有人出生,活力越來越少。街上遇到老人,只見一張張臉在張望,好像在尋找什么。”他說。

  是時候把年輕人吸引到古城,用新鮮血液打通一下了。2016年,泉州市決定舉行首屆古城徒步穿越活動。消息一出,很多市民驚呼“好久沒到過古城了”,紛紛報名,最終海內外有約3000人參加。此后兩屆,報名更加熱烈,主辦者不得不搖號確定5000多幸運兒;活動當天,人手一個夾子,一路走一路撿垃圾,興高采烈,玩得很爽。

  這讓李伯群深有體會:要做對的事,還要把事做對!他說,傳統的“行政版”做法,一般是政府發文給各個街道社區,分配名額要求派人參加,某個日子在文廟集合,先是領導致詞,然后大家走上一圈完事。“那樣做,人是被動的,會覺得沒意思。”李伯群說,“我們的做法是倒過來——想要徒步你得先報名,再參加搖號,晚了就沒名額了。”而且,細節決定成敗,古城辦在活動籌備中請來各路高手策劃,大到路線設計、小到拍照地點推薦,一處處細節精心安排。

  泉州“海絲”古城徒步穿越活動,就這樣打造成了品牌,民間團體見狀紛紛跟進。現在,古城幾乎每天都有徒步活動,但官方主辦的仍是一年一度。“老街巷加年輕人,碰撞出了奇妙活力。”李伯群說,“我們不參與市場,但要做第一個‘冬泳’的人,把市場力量激發出來,就可以持續下去。”

  有為政府加上民間力量,激蕩起泉州古城保護生生不息的動力。“美麗古城,家園共造”活動是又一例證。古城辦從10支民間團隊提出的街區活化方案中選出5個,進行實地改造,自下而上,探索保護古城的新路徑。

  李伯群說,保護古城一定要培植“這是我家,我要保護好她,傳承下去”的主人翁意識。比如古城講解員參加培訓是免費的,但報名時要給出有力的理由,培訓后集體打分通過才算合格,還要承諾免費為公眾講三次。這樣出爐的“新講古人”,自然躍躍欲試,講起來頭頭是道。李伯群樂觀地預測:不出三年,滿街都是很會講古城文化的人。

  民間的力量、市場的力量很大,需要政府好好引導。當然,有些事必須由政府來主導才更有效。

  為適應古城保護和慢生活的需要,泉州打造了有趣的“多彩公交”系統,成員膚色各異:“小藍”,體型較小、使用清潔燃料的公交車,機動性好也更環保降噪;“小白”,七座電動社區巴士,票價2元,就近就便停車,游客觀光、市民買菜都好用;“小黃人”,布點充足的公共自行車系統,服役的都是捷安特變速車,美觀好騎,結果讓共享單車成了配角;“小紅”,一種宜于穿行古城街巷的小三輪車,今年就將亮相街頭。

  “我就是我”

  2017年9月《泉州古城生態修復城市修補工作實施方案》出臺,確定了古城“雙修”的重點區域:一園(小山叢竹公園)、一區(龍頭山片區)、一河(八卦溝及兩岸)、一街(西街)、一路(中山路)、一厝(老范志大厝)、一站(舊車站)。

  “等‘七個一’完成,泉州古城會更加完整,但這不可能一蹴而就。”康濤坦言,泉州古城保護面臨的一大問題,還是資金緊張。

  不過,泉州傳承活態古城的做法,已經得到市民高度認可,形成了良性互動。康濤表示,古城保護的大方向已不可逆,有耐心一任接著一任做下去。

  李伯群說,古城保護中對街區點線面的改造,方法已經找到,接下去還要做很多事,包括:要完善政策配套,比如鼓勵認養古大厝后,房子怎么修、誰來監管等問題還要明晰;要更好引導業態,激發民間力量,已出臺的文件力度還不夠;要培育活態文化,特別是非遺傳承和文創孵化;要努力“補短板”,公共交通、基礎設施、功能疏解等方面還有頗多不足。

 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泉州在古城保護上積極有為,但又十分強調“潤物無聲”。這是為什么?李伯群打了個比方:古城就像一個90多歲的老阿婆,大夫給她號脈時,手要先搓熱,不能冰冰的,否則她一受刺激可能心臟病犯了;施以穴位療法時,又須精準,哪里堵了,在哪里通一下,還要針對不同情況采用揉、搓、敲、捏等手法。

  “古城保護越到后面,越不能急功近利,要慢工出細活。”李伯群說,“我們要學中醫的辨證施策,而不是西醫那樣的外科手術。”

  接待考察者時,李伯群常會面對“你們為什么不學學某城市的做法”之類的問題。他這么回答:泉州是國務院公布的第一批中國歷史文化名城,6.41平方公里的古城至今大體完整,正在得到活態的傳承——古城保護,泉州最重要的還是做自己。

  “我就是我,泉州就是泉州。”他說。(記者顧錢江、邰曉安、賀飛)

[責任編輯:江浸月]
分享該新聞到微信朋友圈:
1、打開手機軟件“微信”--“發現”--“掃一掃”。
2、對準左邊二維碼進行掃描
3、識別成功后,彈出是否瀏覽該頁面,點擊確定。
4、點擊手機右上角分享按鈕,分享到朋友圈。
手機適配版    |    電腦PC版 
Copyright ? 2016 FJ.XINHUANET.COM
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335121
经典6元救济金的斗地主_荣耀棋牌每天送6元50_荣耀棋牌每天送6元现金